【杰西四兄弟】Witchcraft Jesses.1

写给狐狸桐太太,我是罪人qwq


*《Harry Potter》AU,原著角色不抹黑不洗白。暂无明显cp向。杰西四胞胎,和哈利同级(对他们就是来给老伏捣乱的





---1.


一个美好的清晨,往往伴随着鸟儿在天空划过的优美身姿而来。


“嘿Mike!别在厨房里玩爆破,我已经为我们的早餐点好外卖了。”Daniel坐在沙发上喊道,他烦躁地扒了扒凌乱的头发。从茶几到地上都被堆满了资料,一个乱糟糟的客厅并不少见,一个乱糟糟的Daniel就很稀奇了。


厨房安静了下来,没多久又传来让人烦心的声音。


“别烦我!我已经为接下来我们该去哪所学校够烦的了!”Daniel怒吼,“Mike!”


“安静,”Lex出现在楼梯上,“Marky昨天很晚才睡。”


厨房不再发出响声,Daniel闻言像是被浇了盆水的火苗,他迅速的平静了下来,并让自己陷进沙发,无力地道:“我们已经十一岁了。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我们必须要找一间学校去上学。而现在距离开学只有半个月,我们还没收到任何一所学校的来信,任何一所!”


Lex走过来坐到他旁边,用手抓起那叠资料随意地翻看,轻快地说:“显然没有什么值得紧张的,母亲已经说好了会搞定一切,不是吗?”然后他又用意味深长地语调说:“我想现在你更需要把自己打理好,一个一团糟的未来的大魔术师。”Lex加重了“未来的大魔术师”的读音。


Daniel去了趟洗手间,回到沙发上后又开始抱怨:“噢我真是吃了Mike的三明治了才会相信我们那不靠谱的老妈!她仅仅只是发了封电子邮件说‘It's doomed’就再度渺无音讯,甚至没有告诉我们是去什么样的学校,我们该做什么样的准备。我怀疑也许是我理解错误,她的意思是‘学校自己找,这是注定的’。”


“你不该这么说母亲,Danny,我们应该相信她。况且我们还有钱,足够让我们找到一所好学校。”Lex的声音依然轻快,让人不禁怀疑他知道些什么。“也许我们的录取通知只是在来得路上出了点小意外,它马上就能到,尽管有些久。这就好像你点的外卖,有半小时了吧。”


“它马上就要到了,而信还没来。”Daniel嘟嚷,“Marky昨天怎么又晚睡了。”


他话音刚落,门铃便被按响。“我想我们的早餐来了。”Lex微笑,边走过去开门边回答:“除了那些‘迷人’的电子产品还有什么能如此吸引我们可爱的Marky。”


这时静了许久的厨房突然又闹腾了起来,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响起,夹杂着Mike虚弱的求助声:“救命……”


“那些可怜的炊具确实和你相性不符,Mike,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早就讨论过了吗。”Daniel无奈地走向厨房,“我祈祷我能看见一个完整的厨房——即使它再凌乱,而不是一个大窟窿。”


然而他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从里面冲出来的猫头鹰的羽毛糊了一脸。


“噢——”Lex发出幸灾乐祸地声音。


“我能解释!”Mike也冲了出来,惊慌地说:“我今天早上看到这只猫头鹰躺在在厨房的窗台我以为它已经死了想拿来当今天早餐但当我刚放进锅里要开始煮的时候它却突然跳起来了我想抓住它但是它反抗得很激烈我们就打了起来然后就——”Mike突然停下来,换气,“然后就这样了……”他讪讪地说。


“你能好好说话吗?”Daniel黑着脸抓住了猫头鹰,那只可怜的鸟儿一颤,乖乖地呆在他手里一动也不敢动了。


“什么?Mike!你居然没给它脱毛就放进锅里煮!这是不能吃的!”Lex不满地说。


“猫头鹰身上有一封信。”Mark指出。


“一封信?是的……”Daniel看向猫头鹰,“嘿,Marky,我们把你吵醒了吗?”


Lex露出一个不带嘲讽的、纯粹的笑容:“早上好,甜心,早餐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有饮料。”


“但是没有红牛。”Daniel补充。


“早上好,”Mike说道,他的眼睛仍追寻着猫头鹰脚上那封外形古朴的那封信,“我们是不是该打开看一看。”


Daniel取下信件,并将其打开,读了出来:“Dear Mr. Atlas and your brothers ,We are pleased to inform ……”


当他终于读完,客厅安静得只剩下猫头鹰骄傲又艰难的在Daniel怀里抖羽毛的声音。


Mark严肃的皱起眉:“这就是母亲给我们找的学校?那里有关于计算机的课程吗?”


Lex饶有趣味。“我的梦想可是物理……神物理学。”


Mike显得有些兴奋:“这听起来很酷!神秘的魔法!像Danny一样吸引女孩们!”


“我说过,我会是个大魔术师(great magician)。”Daniel有些得意,“我说过。等等,Lex,你是不是知道些什——”


“是的,是的,你说过。Marky,去吃早餐。”Lex接过信纸,翻到背面,“看起来我们要准备这些东西……”


Mike凑过来把脑袋搭在Lex肩膀上,一脸好奇:“巫师袍,课本……等等,一支魔杖?”


Lex揉了把Mike的头发,看向Daniel,揶揄道:“那么,我们要去哪里买呢,玩具店?大魔术师——”


Daniel冷哼了一声,拎起猫头鹰的翅膀,强迫那可怜的飞禽和他对视,恶声恶气地道:“我们要去哪买?”


猫头鹰惨兮兮地抖羽毛。


“我吃完了,”Mark再次打破僵硬的局面,“有人敲门。”


“这么快?”Daniel怀疑地道,将猫头鹰往Lex的方向一递,走向客厅检查,Mike立即手忙脚乱地接住那只胡乱扑腾的小可怜。


“你只吃了半个三明治……而且还把那仅有的两片青菜挑了出来!”


“……”Mark沉默地和他互瞪。


“我去开门。”Lex给了Daniel和Mike个“你们搞定”的眼神。


Mike瞬间整张脸都沮丧地皱了起来——我也不想做坏人啊,要是成为被Marky讨厌的哥哥,那哥生还有什么意义。


“嘿、你、你好,”门口传来一个男人有些结巴的声音,“我是霍格沃茨的,Quirrell、教授。我来接、你们。”



---TBC实在没法一发完我放弃了



再次诚挚的向狐狸桐太太表示歉意。

P.S.我也不知道我开头怎么写了那么多貌似根本没必要的东西,可能只是想看他们拉家常吧(?),以及莱总严重ooc……毕竟是架空













*伏地魔有话要说:

谁能告诉我这四个美国(基)佬为什么要来英国的魔法学院上学!!!

……

群青与光影:

................买买买,什么都给你买

................好好好,什么都依着你



被这么看一眼,不死也重伤。【。

【杰西四兄弟】豪门恩怨之爱恨情仇

哈哈哈哈我要疯狂洒狗血


*慎入

*慎入

*慎入

*疯狂ooc





进来了就不要打我(。





Summary:假如他们被肥皂剧荼毒。(别信(永远文不对题



1、替身Mike/Phoebe



Mike:Phoebe,不用说了,我知道我只是Daniel的替身。


Phoebe:你说什么???你听我解释……


Mike:你不用这样对我好,我祝福你们,我放你走。


Phoebe:Mike你是不是最近肥皂剧看多了……


Mike:你不需要像我解释,也没必要再解释,我一直有怀疑,然而那天在___(1)____我都看见了。


Phoebe:噢,Mike,那是Mark的___(2)___Edwardo托我去帮他……所以这就是你换___(3)___的原因?


Mike:……Mark剃头了????!!噢我要远离他们!




2、孩子不是我的Eduardo/Mark



---回合一



Eduardo: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不是我的孩子!我就知道你爱的不是我!


Lex:?


Eduardo:我知道我只是你的挡箭牌!你不能被家族发现你和一个非可联姻的对象有了孩子!


Lex:……


Eduardo:我早该明白的!你甚至愿意为了照顾这个孩子去替头!


Lex:我……


Eduardo:可是就算这样我也心甘情愿……(捂住脸喘气)


Lex:实际上那也不是我的孩子。嘿我是Luthor,Wardo(刚长出一点头发的寸头Lex)。


Eduardo:……(噢我就说Mark今天怎么穿西装了……原来不是为了和我摊牌)



---回合二



您有一条来自“愚蠢的狂热科学分子”的新消息。



My lovely baby:


请管好你家CFO。还有,戴上你的假发。


              Lex



---回合三



Mark:Wardo,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但不是亲生的……Wardo……男人是不会生孩子的,这是我在孤儿院为我们领养的。


Eduardo:……我可以吻你吗。




3、为争夺亿万家产而引发的性/爱



Bruce:Mark和Edwardo有了一个孩子


Lex: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Bruce:我们也该有一个


Lex:……嗯?


Bruce:否则将来家产将全都归Mike和Phoebe、Mark和Edwardo的孩子所有。


Lex:……so?


Bruce:大科学家,你如此聪明而独特,想必已经发现了可以让自己怀孕的方法吧。


Lex:事实是并没有——嘿放我下来!我明天还有工作!




4、替死鬼Jack/Daniel



---回合一



Merritt:Daniel最近好像有点暴躁,Jack,你一定知道原因?


Jack:是的……他的第二个弟弟换了个和他以前一样的发型……


Merritt:而大魔术师——哈!(被捂住嘴)


Jack:嘿兄弟你想害死我吗。


Merritt:我有个办法可以哄你的控制癖男友开心。你不是有他们家的钥匙么,你可以……(消音)


Jack:这样好么……


Merritt:难道你不想让你的小男朋友开心?



---回合二



Jack和收拾好行李正要搬去Phoebe家Mike两个人在电梯擦肩而过。



---回合三



Jack纠结楼上的哪间房才是Mike的,当他打开(不要问他是怎么打开的)第一扇门,发现里面没人,陈设非常的简约。于是他想,这大概是Daniel说的常年喜欢住公司的工作狂弟弟的房间。


他走到第二间房间打开门,里面躺着一个缩着身体睡觉的人。他小心翼翼移动,生怕吵醒这位可怕的“CIA”改造人。


Jack感觉手上头发的触感和想象的有些不同,至少他摸过的大魔术师在没剃寸头之前的触感不是这样的。但他没有多想。



---回合四



早晨


Jack刚洗漱完从卫生间中出来就被冲过来的Daniel狠狠地亲了一口。


Jack(心虚):嘿Daniel,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Daniel:是的,你不知道,Haw——有个意思的家伙,把Marky剃成了寸头。


Jack:……Mark?


Daniel:是的,你一定想不到Marky和他男朋友的脸色有多精彩!


Jack:……


Daniel:愿意陪我去探慰一下我可怜的弟弟吗,Jack?


Jack:当然。


于是他又收到了高兴的大魔术师的一个吻。








---应该是的FIN(我已经准备随时删文了嗯




下划线处请填空


(1)_______


(2)_______


(3)_______

【杰西四兄弟】当没有不可抗力的时候他们是如何相处的.1

四兄弟梗自微博@去污莱卷太太

无主题,全是废话。大概是一个四兄弟的温馨日常,Daniel九岁,Lex和Mike用了線形蟲太太的双胞胎设定八岁,Mark六岁(但他们都早熟(而且ooc








---一个关于夜晚的沙发底下的故事




Mike眯着眼睛慢吞吞地摸着墙下楼梯,不停地打哈欠。


他们住在一所不大也不小的复式公寓,一楼二楼各有两间卧房,Daniel和Lex住一楼,他和Mark住二楼,妈妈回来的时候他们会把Lex的床搬到Daniel的主卧,一起挤着睡。


Mike估计一下时间,现在大概是凌晨三点。大晚上的会从他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自然是因为饿了。他一步一步蹭着台阶走,使劲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当他终于能把眼睛睁开一点的时候,他看到了拐角处传过来的蓝光,斜斜的映在灰白的墙壁上。Mike打赌是又在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不可描述的电影的Lex。


他欢快地跳着下楼梯,果然看到了抓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一脸兴奋的Lex。电视机被调了静音,画面中一个肌肉男拿着棍子一挥,不幸的炮灰的眼珠和血一起溅在了屏幕上,光线又按了些。唯一的光源将Lex的脸照的惨白。然后他回过头,冲Mike咧着嘴笑得异常狰狞。


“饿了?”


Mike打着哈欠点了点头。


Lex把头转回去,说道:“Danny网购的杯面今天到了,在橱柜最左的柜子的第二层,别告诉Marky。”然后又阴测测的笑起来:“希望你冲杯面的速度能像你饿的速度一样快,我想你不会想错过这精彩的一段的。”


「事实是我非常想,而且我冲杯面的速度绝对够快。但现在我打算慢一点。」Mike在心里嘀咕道。


当他摸黑冲好杯面一边吃一边走向客厅,经过主卧的时候,他发现门缝里传出微弱的光,在昏暗的环境中格外明显。他还没来得及对此有作任何想,门“唰”的就打开了。


Daniel探出一颗头:“我也要一杯。”然后又迅速的缩回去,“唰”地把门关上。


Mike发誓Daniel如果再晚一秒他就会把杯面和叉勺一起砸在他那颗梳着三七分大背头的脑袋上。


他回到厨房将第二杯杯面冲好,一回头发现自己只吃了两口的杯面不见踪影,Lex带着几分洋洋得意的意味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多谢款待,亲爱的Mikey。”


Mike:“……”你等着。


等到他终于能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吃杯面时,电影已经接近了尾声。Daniel不知何时已从房间里出来,正和Lex互相嘲讽着对结局还剩几个人没死这个问题进行猜测。


最终结果是Lex猜对了,Mike知道为什么。这部片子Lex昨天就看过了。Mike没有说出来,他学着Lex的表情,冲Daniel比着每次Lex赢Daniel后的都会说的话的口型。十分同步。Daniel憋笑憋得很辛苦。


风把客厅的窗帘吹得轻飘飘的,外面初春象牙一般白的月若隐若现,空气还有些微凉。Mike被差使着抱来两张薄毯,Lex和Daniel玩起了德州扑克。Mike不懂玩法,他蹲在茶几旁翻找着碟片的时候,听见后面的灰蓝色高脚沙发下传来细碎的响动。Daniel和Lex也被此吸引了注意力,停止打牌。


……老鼠?


Mike这么怀疑是很有原因的,今天家里丢失了Daniel的笔电,Lex的手机,他的手表,和他们最小的可爱弟弟Mark……Mike忽然发现Mark已经差不多有一天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了,都是被老鼠偷走了吗?噢!可恶的老鼠。


(当然,Mark也有可能在楼上睡觉。)


响动声越来越靠近沙发边缘,三只脑袋全神贯注的盯着——Daniel露出了疑惑的神情、Lex露出了有些了然的神情、Mike露出了有些愤愤不平的神情——出现了一团卷毛!


“Marky!”Daniel惊呼,跳下沙发把弟弟从沙发底下抱出来。Mark穿着宽大的可以当他睡裙的米白色连帽衫,还有宽松的浅蓝色小短裤,抱着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的笔电、手机、手表。他仍闭着眼睛,在Daniel怀里翻了个身,揉了揉皱起来的小鼻子,轻轻的打了个短短的嗝。


“你们就这么放任他睡在沙发底下冰凉的地板上?”Daniel训斥他另外两个弟弟。


“抱歉,我不知道。”Mike愧疚道,他拿起薄毯递给Daniel。Lex反唇相讥:“那你这个‘大哥’呢?”


Daniel脸上出现了类似羞愧的表情——他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极淡的红晕,他僵硬了一下,“回敬”道:“那又是什么让你调着静音看了几个小时电影仍发现不了在你屁股下的弟弟?冷漠的天才、赢家Lex?”


“嘿你们就不能小点声——”Mike说道,“噢!Marky……”


Daniel低下头,看见Mark正用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他们,聚精会神毫无睡意。


Lex冷着脸摸了摸Mark的头,然后从Mike翻出的碟片中抽出一张《Tom and Jerry》放进影碟机。Mike有些惊喜的道:“这是我们比Marky还要小一岁时妈妈送给我们的生日礼物!竟然还能找到!”


“当时妈妈送了一整套,现在是只能找到一张了吗……”他又有些沮丧地嘟嚷,也许是有些想自上次Mark生日后就没有回来的妈妈了。


Lex没回答,递给Mike薄毯的一角。一张毯子其实就足够盖住四个人,Lex和Mike把抱着Mark的Daniel围在中间,一起挤在沙发上看动画片。Daniel把音量稍微调高一点。


那晚Daniel因为盖着两张薄毯被热醒了一次,他发现Mark也被热出了汗,于是将那张没有盖住Lex和Mike的薄毯抽了出来扔到一边。这时候天边刚出现一抹混乱的灰白,他看了一会熟睡的弟弟们,然后偷偷地、轻轻地、极快地,在三个弟弟的脸蛋上留下一个温柔的吻。







---tbc



一直在想小时候的Daniel会是什么发型(。










(我写得都是些什么鬼啊啊啊完全没有掌握好小可爱们的性格啊啊啊啊




明天卷生日嗯

【杰西四兄弟】Mark!变小了!

(记第16次重发,再不行我就出走了!)





13cm梗


预警* 三个宠♂爱弟弟(而且占有欲强)的哥哥,慎入,车祸现场,坚持跑题无逻辑



投喂一只框粮的狐狸桐太太(。 @狐狸桐 



---


Mike作为四兄弟里最有兄弟爱的一个,在Mark依然没踏出房门一步的第五天的早上,他打开了Mark的门。当他发现一只小小的,躺在床上的一堆衣服里睡着的Mark时,内心写满了惊悚。Mike以他远超常人的视力和听力清楚地看到Mark起伏的胸膛,听到他浅浅呼吸声。


……是真的,活的!


然后他去拍了Daniel的门。


“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找我——”当魔术师走Mark的房间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Daniel转头就去拍了Lex的门。


“哇哦——我猜这是CIA的新计划——‘迷你克隆人’对吗,用来潜入敌方基地窃取情报什么的——”Lex僵硬着表情说道。


他开始敲桌子。


三个人围坐在任然熟睡的Mark的床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Mike最先打破沉默:“Danny,这是你的新魔术吗?”


“当然不!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我玩的是魔术而不是魔法!你怎么不怀疑一下Lex,他可是大、科、学、家!”


“虽然我是对科学具有十分强烈的探索精神,但我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好吗,从我现在没有立刻把Marky拿去实验室解刨就可以看出来。”Lex反驳道。


“不过我或许该这么做,说不准能找到Marky变小的原因,让他恢复原样。”他又飞快地补充道,“还能对人类对科学的探索做出贡献。”


“那你怎么解释Mike?还是要继续把所有责任都推给CIA?我已经在你的办公室找到LexCrop赞助CIA进行“智人”计划的报表了。”Daniel冷笑。


“对他的改造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作用不是吗,他被灌输了大量知识的大脑里在从发现Marky变小到现在这么长的十分钟里没有计算出任何一种解决方案。而他的第一反应是敲响你的房门,并且怀疑这是你的魔术。”Lex抱住手臂转头看向Mike:“所以你脑海的资料中有这样的先例吗?”


“Oops…没有,”Mike面露尴尬回答道,他打断这两个人不分时间场合的争吵:“也许我们该先叫醒Marky?可能他自己知道原因?”


“尽管他分不清魔术是科学的和而魔法是超自然现象,但至少他能提出实用的建议,而不像某个科学家只会夸夸其谈和推卸责任。”Daniel最后嘲讽了Lex一句,伸出食指轻轻推了推Mark。









又被T_T万恶的lof!折腾了我一上午!!!!摔!




请大喊三声“作者是大帅比!”,并承诺不会暴打作者后,往下拉会出现一个神秘的——

传!送!门!(中脸)








传送门















传送门点不进去?你一定没有按照上面做对不对!现在快点拉上去按照上面做啦!传送门就在上面啦!为什么要往下拉这么多~










---Fin之就是欺负丹哥









PS:部分梗出自狐狸桐太太,比如录影的Danny,要相信我没有那么坏(正经脸)







(总感觉这文会没人看啊,蹲墙角抠抠抠,别打我qwq打作者的小天使是不可爱小天使


【杰西四兄弟】Mark!变小了!

13cm梗




又被和谐T_T




传送门

















现在又给我解除屏蔽了?????摔!!!!


夏天的时候四兄弟会睡在一起,因为全家只有这个房间有空调。














Mike是四兄弟睡着后最像天使的,如果忽略嘴角的口水。Phoebe在成为她女朋友之前无意中看过他的睡颜,三天后他们在一起了。


Mark总是喜欢趴着睡还把脸埋进枕头里。Daniel担忧了很多年Mark会因此窒息而死,每次半夜起来总要检查一下Mark是否还活着。


Lex睡觉喜欢皱着脸,他是四个人中唯一盖被子的。而且他一直怀疑Mike偷走了蜘蛛侠的衣服。


Daniel即使睡觉发型也要一丝不苟。他的方块七枕头是他迷上魔术后某个生日的礼物,是另外三个兄弟凑钱定制的。他用了很多年,Merritt的嘲笑也没有使他产生换其他枕头的念头。

【EM】If You Wake Up.1

格子写了be,那我写he好了orz

大概是一个Mark车祸Eduardo陪在他身边的故事√


---

Eduardo Saverin在放弃登上飞机前往新加坡的第四天,是被一通电话叫醒的。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想了以前,想了现在,想了为什么他没有登机。大概是他还想再偷偷见Mark一面。但他始终没有想明白,他们怎么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好像昨天他还在Mark的寝室和Dustin一起试图把Mark嘴里的扭扭糖变成其他更有营养的食物。他被某些事困在里混沌不清,四面都是透着雾气的玻璃,而自己也不愿擦干净玻璃上的雾气,害怕会有什么东西因此离他而去。直到被一通电话惊醒,才突然发现其实那些东西其实早已远去。

“您好,请问您是Mr Saverin吗?”

“是的。”

“请问您最近有时间吗?我是人寿保险公司的员工,您是Mr Zuckerberg保险的唯一受益人,我们需要和您谈一谈。”

“你说什么?”

Eduardo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通电话进来:“您好,请问您是Mr Saverin吗?”

“……是。”

“我是Mr Zuckerberg的律师,您最近有时间吗?我们需要见一面,因为您有Zuckerberg先生百分之六十的遗产合法继承权。”

“……”

Eduardo陷入沉默,来电显示告诉他这并不是恶作剧,电话那头仍然传出声音到耳边,却忽然就悠远了起来,像隔着加州别墅到纽约地下铁道的距离,像隔着至交好友到转身陌路的距离,像隔着生与死的距离,无论如何也听不真切。

他捏紧手机,神情仿佛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的心里觉得嘲讽,他想开玩笑的人实在是太不了解Mark,更不了解他们之间。Eduardo握着手机闭上眼睛又睁开,就好像那年他从加州回到纽约,Mark打电话告诉他Facebook拿到天使投资,告诉他他需要他的CFO的时候。彼时他还不知道这是Mark和Sean Parker将他请出公司的第一步,而他的盲目信任将导致他们彻底决裂。这次他依然不知道这通电话后等待他的是什么,却没有谁再在电话那头说需要他了。

玻璃上的雾气忽然散了一点,Eduardo看见他在柯克兰宿舍Mark寝室的玻璃窗用白笔写下的公式。染着雾气半透明的玻璃和公式后面隐约看见Mark的脸,他抿起唇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若隐若现好像得逞了的小酒窝。

Eduardo猛然惊觉不了解Mark的从来都是他,不了解他们之间的也从来都是他。是他没有去尝试理解。而他害怕惊扰害怕发现的,那些他们走到现在的原因,依然深深藏在未散尽雾气的玻璃后面。

又一通电话打进手机,是Chirs。

“Wardo…Mark在医院,我想他需要你。”

Eduardo忽然感觉泪水盈眶。

---TBC---






*合法遗产继承权那里,在中国这叫遗赠,但因为我不晓得美国法律是怎样的,所以就这样写了,如果是个bug,希望知道的小天使能指出,谢谢w

【Lex/Mark】Mark有病.1

大概是Mark刚上高中的时候


---



Mark有病,是真的有病,长年累月的作息和饮食不规律积累下来的。只有一次Mark生病时没人陪在他身边,然后就出事了。


---


Mark觉得好渴,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床头的水杯。


“啪——”


没拿好,摔碎了。


他很想喝水,可是身体好沉……算了,等下再处理碎片吧。


醒来Mark发现天黑了,他试探着叫了几声也还是没人应。


本来今天是Lex照顾他,还捧了本《格林童话》给他讲《青蛙王子》的故事。但是一直有因公事打来的电话,显然是有急事,被Lex挂断了好几次仍坚持不懈的再发短信。Mark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Lex的工作,他不喜欢这样,借口电话铃声都把他吵烦了把Lex赶去了公司,没想到一去就是那么久。


果然是有急事吧。Mark闷闷的想。《青蛙王子》讲到哪了,希望Lex回来还记得,否则又要重头来,太痛苦了,Lex讲故事时那些拼命往外蹦的语气词简直能逼死人。


好渴。


他昏昏沉沉地起身下床。


他们住的是复式房,他住上层,门口正对着楼梯。Mark在昏沉之间没有注意脚下的玻璃碎片,和地板上未干的水迹,踩在上面脚下一滑摔了出去,一路滑出门口飞出楼梯。


扑通扑通往下滚呀——


昏迷之前Mark想,原来滚楼梯也是可以那么有节奏的呀。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Mark第一眼看见的是靠在医院病房门口气喘吁吁的Daniel。大魔术师看起来刚从表演场地赶过来,气还没顺就如连珠炮般质问着在Mark床边坐着的人。


墙角里小小声在和Phoebe煲电话粥的Mike看了一眼过来,惊喜道:“Mark醒了!”


Mark感觉到床边本在和Daniel争辩的人瞬间把头扭向他,那人看着他眼含关切,却什么也不说。Daniel冷笑一声,Mike给Phoebe汇报消息。


他终于把视线移向Lex。Mark很委屈的看着Lex,他觉得这都是Lex的错。他躺在病床上,感觉浑身都疼,实在太疼了。一同移过去的还有包着绷带的手,在白色被单底下悄悄地、缓慢地用没包住的小指和无名指去勾Lex垂在床边的手。


Lex手指一僵,轻轻的回勾住Mark的手指。


他犹豫了一下,才对着Mark道:“Oops,I am truely sorry about it.”


Mike惋惜地对Phoebe道竟然没录音。Daniel没忍住吹了一声口哨。


 “这是最后一次……Shit!我保证——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Lex有些烦躁的摇摇头,Mark这才发现那平时都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金毛乱糟糟的。


“工作很忙吗?”他皱了皱眉。


Lex没有回答,把一只手放在Mark的眼睛上,说道:“再睡一下吧,想听我讲故事吗?Hmmm……我讲到哪了?”



tbc






本来Mark有病这个脑洞是要写EM的,但原来的脑洞太虐了狠不下心,就换个cp写甜饼了ww,这是个日常向的,不着急写,等我想到有什么病好玩的就给小Mark加上(喂)








写滚楼梯那段的时候忍不住写了很多跑题的东西,赶紧删了……



【杰西四兄弟】Lex光头的真相

梗自@去污莱卷太太的微博



cp为Lex/mark,清水无差ww



---1



“无论看年纪还是资历都应该是我在上吧Aha!”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多丰富的性/爱资历?”


“我指的是年龄带来的Uh……经验!”


“呵呵……”


这是Lex和Mark确立关系后,他们第一百零一次关于谁上谁下的争吵。


Mark沉默着又把laptop打开,浏览起Facebook的界面。Lex觉得他该说点什么打破这让人闹心的沉默,然而口才好如他此刻却只是张开嘴又闭上。


让他做下面的?怎么可能!就算有可能也不该是被他的弟弟压,还是武力值弱于他这么多的Mark。Lex始终认为武力值大的才在上,但这当然不是他不跟Daniel搞不跟Mike搞的原因,他就是对这个从小带到大面瘫又沉稳还偶尔会不自觉撒娇的弟弟毫无抵抗力,即使Mark还试图往他的方向发展做一个混蛋。真让人糟心。


他有无数种达到目的的手段和和伤人的话,但他不忍心对Mark使出来,这就是他在这个问题上一再退让的话原因。


但被自己从小帮着洗澡换尿布的弟弟上?他拒绝。立场非常坚定的拒绝。很有原则,毫不退让。Lex更清楚的是,Mark不愿做下的原因也与此类似。


Lex Luthor的人生从未如此无力过。他只能用手按住青筋暴跳的额头,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的弟弟兼爱人摆弄着他的电脑。


“你手怎么了?”


Mark突然看了一眼他缠着绷带的手,Lex下意识往后一缩。最近他一直有意无意把右手挡住不让Mark看见。那是他为了制造氪星与地球基因混合的怪物放血时用刀划的。


“Er……没事。”


Mark又看了他一眼,没接话,然后把laptop的显示屏转向Lex——上面是一个Facebook上的投票。一堆赶时髦的青少年列出的关于证明“小攻”资格的一百种方法。


Lex看了一下,进局子、飞叶子、剃光头、练腹肌、留胡子……还有个杀死超级英雄?


Lex决定把让Superman和Batman决斗的计划改一改,以及在公司的室内篮球场旁边加建个健身室,再请个腹肌速成班的教练。


Clark,辛苦你了。反正你也会复活。


---2


最近Mark很忙。他还没来得及对Facebook上选出的“小攻”资格证明方式付诸行动——Lex就进局子了。原因还是……疑似试图杀死超级英雄?他要给Lex办理出狱手续,还要帮Lex向法院提交财产解冻申请书,以及克制自己不去冻结Facebook上每一个骂Lex的账号并顺着查出IP地址黑掉他们的电脑。这会给Facebook带来影响,然后被Chris训到耳朵出茧。而且这活量太大了,他需要帮手,所以要找Chris和Dustin商量可以信任的人来帮忙,并且不能留任何痕迹,以及对此的后续处理。


还要给自己做被一个光头上的心理建设。




End


说写就写,感人至深,请给我比哈特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