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f You Wake Up.1

格子写了be,那我写he好了orz

大概是一个Mark车祸Eduardo陪在他身边的故事√


---

Eduardo Saverin在放弃登上飞机前往新加坡的第四天,是被一通电话叫醒的。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想了以前,想了现在,想了为什么他没有登机。大概是他还想再偷偷见Mark一面。但他始终没有想明白,他们怎么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好像昨天他还在Mark的寝室和Dustin一起试图把Mark嘴里的扭扭糖变成其他更有营养的食物。他被某些事困在里混沌不清,四面都是透着雾气的玻璃,而自己也不愿擦干净玻璃上的雾气,害怕会有什么东西因此离他而去。直到被一通电话惊醒,才突然发现其实那些东西其实早已远去。

“您好,请问您是Mr Saverin吗?”

“是的。”

“请问您最近有时间吗?我是人寿保险公司的员工,您是Mr Zuckerberg保险的唯一受益人,我们需要和您谈一谈。”

“你说什么?”

Eduardo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通电话进来:“您好,请问您是Mr Saverin吗?”

“……是。”

“我是Mr Zuckerberg的律师,您最近有时间吗?我们需要见一面,因为您有Zuckerberg先生百分之六十的遗产合法继承权。”

“……”

Eduardo陷入沉默,来电显示告诉他这并不是恶作剧,电话那头仍然传出声音到耳边,却忽然就悠远了起来,像隔着加州别墅到纽约地下铁道的距离,像隔着至交好友到转身陌路的距离,像隔着生与死的距离,无论如何也听不真切。

他捏紧手机,神情仿佛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的心里觉得嘲讽,他想开玩笑的人实在是太不了解Mark,更不了解他们之间。Eduardo握着手机闭上眼睛又睁开,就好像那年他从加州回到纽约,Mark打电话告诉他Facebook拿到天使投资,告诉他他需要他的CFO的时候。彼时他还不知道这是Mark和Sean Parker将他请出公司的第一步,而他的盲目信任将导致他们彻底决裂。这次他依然不知道这通电话后等待他的是什么,却没有谁再在电话那头说需要他了。

玻璃上的雾气忽然散了一点,Eduardo看见他在柯克兰宿舍Mark寝室的玻璃窗用白笔写下的公式。染着雾气半透明的玻璃和公式后面隐约看见Mark的脸,他抿起唇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若隐若现好像得逞了的小酒窝。

Eduardo猛然惊觉不了解Mark的从来都是他,不了解他们之间的也从来都是他。是他没有去尝试理解。而他害怕惊扰害怕发现的,那些他们走到现在的原因,依然深深藏在未散尽雾气的玻璃后面。

又一通电话打进手机,是Chirs。

“Wardo…Mark在医院,我想他需要你。”

Eduardo忽然感觉泪水盈眶。

---TBC---






*合法遗产继承权那里,在中国这叫遗赠,但因为我不晓得美国法律是怎样的,所以就这样写了,如果是个bug,希望知道的小天使能指出,谢谢w

评论(17)

热度(34)